第五十八章 强酸冰棱_猎宝天官在线阅读

第五十八章 强酸冰棱

2020-01-02更新

苏飞雪将衣衫整理好,问顾青峰看出了什么?

顾青峰食指竖唇,背对杨百手和何奎,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苏飞雪眯上眼睛,似乎不明白顾青峰的意思。

但顾青峰已经转身,他看向杨百手,声音冷的仿佛是数九的寒天:“顾某素闻摸金传人凭借一双手走天下,不知您能否让我们见识一下?”

杨百手神色明暗不定,半晌后他突然笑了:“事到如今,没想到顾首领竟还在怀疑我。”

顾青峰淡淡的道:“若是不想让顾某怀疑,您也应当做出一些不让人怀疑的事来才是。”

摸金一脉手法精妙绝伦,是所有门派中最为讲究的。按理来说,进墓靠的应当是他才对,但这一路杨百手显然是看戏的时候居多,不是众人相请,他根本不动。

这不得不让顾青峰怀疑,这家伙另有图谋!

杨百手脸色也慢慢放了下来:“顾首领,我们受命于你,自然不会推脱,只是……你的怀疑也不无道理。”

顾青峰不说话了,右手已经缩进了宽大的袖子,身体微微绷直。

“你不用如此慌张。”杨百手摆摆手:“在下并没有其他意思,而是这座墓,针对的是摸金一派。”

什么?

顾青峰脸色一收,怀疑的看向杨百手。

杨百手视线定在了活尸身上,眼珠一转:“这个时候我们是否应当考虑先解决它?”

顾青峰右手背到身后,屈指做了几个手势,随即缓缓的点点头。

活尸的呼吸声越来越重,竟已经接近正常人的呼吸……

杨百手双手一搓,四周的环境瞬间变了——除了那张床之外,宫殿里其余的摆设全都被青色的砖瓦代替,他们仿若身处自家的大院,而前面的那张床,也不过是他们平日里用来小憩的地方罢了。

顾青峰心道,这一手魔术倒是驱除了大家不少的心理压力。

杨百手先动了,他在四周景色变幻的一瞬间已经冲了出去,何奎紧随其后,伦着一柄钢刀狠狠的砍在床帐上。

吱呀……

床帐缓缓的倒下,纱布凌乱的裹在了活尸以及杨百手的身上。

顾青峰一把拉开何奎,伸手就要救援,可眼前的床帐竟在他面前缓缓消失了……

“怎么回事?”顾青峰低吼一声。

何奎嘿嘿一笑,拍着顾青峰的肩膀让他冷静,说对付活尸是摸金一脉的专长,让那小子去头疼便是,他们要做的是在这点时间内将宫殿摸透,找出宝藏。

顾青峰红着眼睛看向何奎,后者摸摸脑袋,一双铜铃般的眼睛没有凶悍,反而有些憨厚。

顾青峰摆摆手,知道与他多说无益,转身看向除了床之外,其余已经恢复原貌的宫殿,心中掀起惊天骇浪。

他从未与摸金一派合作过,未曾想到竟是这般的可怕。

顾青峰闭了闭眼睛,转瞬睁开,也罢,如今他们并不是敌人。

“何老大,你说句实话,杨百手他……”

“顾老弟,摸金一派的规矩,你应当知道。”不等顾青峰问完,何奎就摆了摆蒲扇般的大手,说他可不好多言,被摸金一派记挂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顾青峰哈哈一笑:“也有何老大怕的事?”

“谁让我老了呢……”何奎轻叹一声:“顾老弟,时间不多了。”

顾青峰不再多言,只缓缓的扫了宫殿一圈,最后苦笑一声:“没想到我自诩纵横盗墓界几十年,却完全看不出破绽,苏姑娘,你接下来请务必小心。”

“顾首领何不明说?”苏飞雪微蹙眉头,但绝色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担忧。

顾青峰却如同没有听见一般,信步走向原先床帐所在之地。

咚!

顾青峰身形一顿,随即了然的笑了。

何奎无奈的看着他,却也无法劝说,四大门派中也唯有他与顾青峰有过交情,知道他的性子。

顾青峰统领南北群盗,虽好胜心不强,但也决不允许摸金一脉在关键时刻脱离掌控。

可摸金一脉……

何奎看着消失的床帐也微微失神,摸金一脉诡异的很,怕不是如今已经凋零的发丘一派能够镇住的。

“何老大。”顾青峰突然出声:“宝藏就在这里,对吗?”

宫殿打开的一瞬间,他看到过宝藏,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是幻觉,只是短短的几秒之间发生了什么,才让宝藏消失不见的?

何奎答道:“不知道。”

顾青峰微微点头,随即突然笑了,看的何奎二人一头雾水。

“朝云行宫,巫山神女,楚襄王……”顾青峰喃喃道:“若我是他们,这宝藏的位置……”

他沉吟半晌,目光如剑的看向宫殿的顶部,下一瞬间,飞猿天堑索已经甩了出去,他人也跟着飞了上去。

顾青峰四肢紧紧的扣在天花板上,如同一只硕大的壁虎般在上面游走,一双眼睛如同黑色中的猫头鹰,不放过任何一只猎物。

就在同一时间,仰头看他的苏飞雪突然尖叫一声。

“不要打扰到顾老弟!”何奎猛然喝了一声,苏飞雪煞白着一张脸,却也不敢再次出声。

何奎这一声大喝钻入顾青峰的耳朵,但他却无法分心,他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坑,不,准确还说是一扇窗户。

宫殿的天花板上开了一扇窗户?

顾青峰眯眼打量了片刻,移动身形缓缓的靠了过去。

窗户大约有他张开双臂的宽度,看起来近乎透明,顾青峰透过窗户望过去,只看到一片漆黑。

他眉头微皱,屏住呼吸,身形悄然隐藏于黑暗中。

叮咚。

清脆的响声从窗户外面传来,顾青峰恍若未闻,身形丝毫不动,四肢扣在天花板上仿佛生了根。

但他一双眼睛却没有离开过窗户,那里有古怪,巨大的压迫力逼的他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顾青峰自认遇过的危险十有八九都是致命的,可这窗户外的东西还是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仿若有无形的屏障将他笼罩,能看的清他的一举一动。

宫殿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有窗户外规律的叮咚声,一声一声仿佛砸在顾青峰的心脏上,响的让他心慌。

杨百手使了技巧将他们带到宫殿,这让他无从判断外面的情况……

叮!

短促的仿佛金属相撞的声音震的顾青峰耳膜生痛,他在天花板上一个转身,反手扣住天花板,与此同时,一道冷光瞬间刺穿了他方才所站立的地方。

冰棱?

顾青峰心中惊骇,冰棱一击未中,砸在天花板上,瞬间便烧出了一个窟窿,旋即消失不见。

这冰凌竟是强酸制成的!

若是方才他躲避不及时,这窟窿现在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顾青峰瞳孔微缩,快速的在天花板上悄无声息的滑行,从另一边缓缓的接近窗户。

叮!

同样的声音传来,飞猿天堑索瞬间勾住房梁,顾青峰飞身闪过冰棱,袖中寒光一闪,匕首直接刺进了窗户。

“啊!”

惨叫声刚响起便被压了下去,顾青峰冷笑一声,却没有乘胜追击,再次隐入黑暗,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缓缓的扫着宫殿。

宫殿中有东西在为外面的人指引方向!

苏飞雪他们呢?

这一看,凉气直接从脚底窜入了头顶,何奎与苏飞雪竟然不见了,而在宫殿地面上竟出现了一个天花板上相同的窗户。

顾青峰呼吸急促起来,不过片刻他又压了下去。

无论是何奎还是苏飞雪的身手都不亚于自己,不会出现太大的危险!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