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九曲河道_猎宝天官在线阅读

第九十六章 九曲河道

2020-01-02更新

众人皆是一惊,问他是什么意思。

杨百手解释起来:“当年方腊残军在九曲河道漂泊的时候,确实吟唱了这首歌,但是过去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去唱这首歌呢?”

“所以他们是鬼啊。”小钻风靠了过来。

顾青峰摇头:“如果是鬼,他们应该是以饿死的状态出现,而不是立于甲板上,整整齐齐得看着故土的方向,唱着那首家乡的歌。”

这时候,杨百手也开始说话了,他解释道:“其实所谓的歌,是由于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所致!这里河道曲折,两岸矿石众多,矿石带磁,因此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磁场,由于天时地利人和,当时恰好构成了一个天然的留声机。那段声音就这么被留了下来,每到特定时间段,留声机就仿佛被按下了按钮,一打开,歌曲就开始自动播放了。”

故宫那时候流传的可怕宫女哭声,其实也是这个道理,很多人声称一到晚上就能听到很多宫女的哭声,说她们是因为生前犯了错被丢进井里,冤屈使她们久久不能投胎,一直徘徊在那里。

以为是鬼,其实也不过是留声机的原理。

“至于幽灵船的画面,我不能肯定。”杨百手迟疑得说出这句话,他看向顾青峰,顾青峰也是愁眉紧缩,应该是跟他想在一块去了。

之前他们见识过了老蚌制造的海市蜃楼,但这幽灵船,如果只是一场海市蜃楼,那下墓的线索要从哪里获得。

顾青峰抿了抿唇道:“会不会是半真半假?”

如果是真的,那甲板上的白巾士兵如何解释,如果是假的,那为何那圣火旗帜随风飘扬的风向与此刻的风向,分毫不差?

就在顾青峰还在思考的时候,老柒突然喊了一声:“各位快进船舱,风来了,我要转弯了。”

老柒嘴上说着不管,也不过是刀子嘴,他让众人赶紧躲在船舱躲好。进舱之前,顾青峰朝幽灵船看了一眼,但见幽灵船隐入河道,似乎也在过那边的弯道。

九曲河道,每道弯都有将近九十度,风浪又大,实在是考验老柒的掌舵能力。

老柒拿着一根粗壮的麻绳,一头捆着自己的腰,一头捆在船舵的架子上,绑的严严实实的,就怕哪个弯转不过来,自己给折进去了。

不知为什么,风浪一起,天仿佛瞬间就黑了下来。清冷的月亮躲进暗黑的云雾,偌大的一片河上,只剩下顾青峰他们这条船的光亮。

真可谓,一叶扁舟,大海漂泊。

船舱里昏黄的煤油灯摇摇摆摆的,和这艘船的命运绑在了一起。

船舱里的人,你拉着我,我拉着你,双手死死掰住就近的物体,小钻风怕极了,哭得一抖一抖的:“娘啊,我不想死在这里。”

何奎一巴掌拍到他的脑袋上:“死什么死,净说些晦气话!”

一行人骂骂咧咧的,一会说老柒会不会开船,一会又说这到底他娘的是什么王八湾,这么抖,甚至还有人对顾青峰生起了芥蒂,觉得正是他的一意孤行,非要见识什么幽灵船,才把大家都给拖下了水。

只是顾青峰却并不说话,而是借着船舱里唯一的小窗朝外看,这里看不到老柒,但是可以看到汹涌的波涛,以及沉寂下来的月色。

这第一道弯,老柒拼了自己的老命,才堪堪过去。

他全身都被汗水打湿,衣襟里头全湿透了,脸上也沾染着各种脏污,刚才过弯的时候,河水倒了不少到船上。

好容易过了这道弯,老柒觉得自己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他气喘吁吁得坐在地上,腰上的麻绳还牢牢得绑在船架上。

顾青峰察觉到他们已成功过弯,这才出了船舱,而跟着他的还有杨百手与何奎两人。

看着坐在地上,一脸死里逃生的老柒,顾青峰觉得心中有些对不住。老柒却只是瞄了他们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也许此时的他,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

以他这种状态,第二道弯是过不了了。

顾青峰看了杨百手一眼,杨百手大大方方得也坐了下来,他将手搭在老柒肩膀上:“老头,要不你教教小生如何掌舵,第二道弯小生来过。”

“你?”这下不仅老柒,就连顾青峰也惊了。

他刚才不过是想找杨百手出出主意,可从未没想到让他来掌舵。

杨百手却摆摆手:“无妨,这也是一种人生历练。”

老柒听到这句话,也不休息了,直接就站起身来,他没好气得斜了杨百手一眼,心里暗骂:“可把你能的,你这么厉害,你咋不上天呢。”

还历练,想把命当儿戏来历练的吗?

随即老柒又白了顾青峰一眼,心里又是一阵腹议:“早知道摊上你这么难搞,老子别说一根手指头,天大的恩惠也不敢接你的啊。”

不过经过这两记白眼,老柒心里舒坦多了,他重新站在船舵前,双手压在上面。

“这是要准备过第二道弯了?”何奎看向老柒。

老柒没好气得哼了一声,随即又把船舵上缠着的另外几根麻绳丢给了他们:“绑上吧,一会少不了你们帮忙的。”

三人都有功夫傍身,一般的风波海浪还真惊扰不了他们,但是既然在老柒的地盘,一切听从他的吩咐,也是对人的一种尊重。

顾青峰等人把麻绳绑好后,老柒又歇息了一会,这次他又加了一道帆,他这是想借助河道弯曲形成的巨大落差,用那股风带着船以更快的速度过弯。

速度快了,船受到的各方阻力便会小。

只是一切要快,必须快,还得是船最快的速度。

老柒的解释,让顾青峰等人不禁眼前一亮,他们果然选对了人,这个老柒有两手。

船帆扬起,他们准备进第二道弯了……

风一开始是静的,夜色也沉沉的,没有活泼的生气。

老柒一双老眼死死盯着这漆黑的河道,一双老手死死握着船舵,前面的水湾平静,可是很快河道就变了,船开始剧烈抖动。

老柒大喊一声:“抓紧,进、进湾了!”

他这声音中气十足,都快要把自己吃奶的劲儿喊出来了,可是话音刚出来,就被迎过来的一波河浪浇灭。

黑得泛蓝的水直直得浇在顾青峰等人的身上,而船底仿佛有一双巨大的手死死推着这艘船,先是倾斜,而后用了力想要将它掀翻。

老柒握着船舵往相反的方向使力,顾青峰等人也帮他朝这边拽,而就在这时,何奎喊了一声:“不好了,抛锚,快抛锚!”

谁也想不到,这会出主意的人竟变成了何奎。

自这趟出行,何奎就一直做的是力气活,以及顾全大局安抚众人的活,智囊团的成员一直由顾青峰跟杨百手充当。

何奎对上他们怀疑的目光,也顾不上解释,只是说了一句:“湾有问题,后面的几曲是一起的!”

他匆忙丢下这句话,但此时顾青峰等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只见老柒一张老脸成了青白色,牙齿都在打架:“要、要是在一起,那、那我们就完了。”

他结结巴巴得说完这句话,何奎却解开了自己身上的麻绳,说道:“星宿现,星宿变,吉凶祸福水里见。”

何奎让顾青峰他们守好舵,杨百手却不干了,一把夺过何奎拿得另外一条更长的绳索:“潜水的功夫,我比你在行,要去也是我去。”

“主意是我提的,该我去!”两个人从来没红过脸,谁曾想,竟在这个问题上争论起来。

顾青峰没理会两人,而是跌跌撞撞得朝船舱里头走。

而老柒没办法了,他们两个继续吵个没完没了,一船人都得完蛋。

于是他伸着脖子吼道:“抛锚是个关键,应该让能成功的人去,我老柒怕死,希望这个白脸小哥下水,刀疤兄弟力气大,留在船上有大用处。”

随即,顾青峰也从船舱回来了。

他走路的时候,磕磕绊绊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腥臭的味道,好不狼狈。

顾青峰折回来后,把一扎水肺扔给了杨百手,并揪住他的衣领:“活着回来,知道吗?”

“知道。”杨百手绑好绳索,这才仰起头,笑得如往日一般,好不得意。

顾青峰发了狠,一字一句:“我要的是保证,是承诺,是兄弟间的约定!”

他右手握成一个拳,置于杨百手眼前,杨百手抬眸,一拳撞上了顾青峰拳头,轻声说道:“兄弟,明白。”

只是谁也不知道的是,在杨百手背过他们时,还说了一句话。

“兄弟,值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