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谜题归烬_猎宝天官在线阅读

第一一七章 谜题归烬

2020-01-02更新

小钻风他们把要做的事情做完,就打算回去了。

当然外面还有岭南八怨跟陕北五怪的人在那里等着,他们是负责请镇长过来的,本来是打算武力强制掳过来,后来黑蟾蜍说如此带人过来,有点强人所迫,第一印象会让他们觉得是入套了。

会有反感的情绪。

所以不如用骗,利用他们对刘永福的关心,之后让他们看清楚刘永福又是怎么对他们的。这样的一个心理落差对比,就算刘永福事后想解释也没用,因为村民对他的信任已经崩塌了。

而刘府里的下人则是被西湘藏洞一伙给暂时打晕的,虽然他们只是下人,但具体知道多少,大家也不清楚,打昏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回去的路上,小钻风凑近了苗灵儿:“灵儿呀。”

“小钻风哥哥,怎么了?”苗灵儿问。

小钻风指了指她的手腕:“你之前是不戴手链的,今晚特意戴了,后来结束后你又将手链给收起来了,是不是让那个刘永福说真话的玄机就在这里面呀?”

苗灵儿轻笑了一下。

这个小钻风哥哥挺聪明的嘛,只不过姑婆说了,关于苗疆的东西不能随随便便跟外族人讲的。

姑婆他们没来,而是让苗灵儿出手,就是为了锻炼她,也是对她信任的表现。

所以她也不能让姑婆失望的。

看着苗灵儿欲言又止的表情,小钻风识趣得说道:“没事,我就是好奇一下子才问的,你不用纠结。”

苗灵儿摇摇头说没什么,然后继续道:“小钻风哥哥,你真的很想知道吗?”

小钻风重重点了下头。

苗灵儿勾了勾手指,小钻风靠近她,把耳朵贴在苗灵儿的嘴边。

苗灵儿右手堵住一边,仿佛在跟小钻风说悄悄话。

小钻风更紧张了,结果这小妮子却只是逗弄小钻风,因为她说的分明是:“你猜呀,小钻风哥哥。”

热热的气息扑在小钻风的耳尖,吹的他有些心神荡漾。

偏偏苗灵儿还贼兮兮得加了一句:“以后有机会,我会让小钻风哥哥知道的。”

说完,苗灵儿就一蹦一跳得跑走了。

只留下小钻风一个人站在原地,脸颊发烫,两个人都心思单纯,丝毫不知道刚才的举止有多暧昧。

这时候穿山豹走过来了,冷冷得说了一句话:“以后,离她远点。”

“关你屁事。”小钻风一点都不领情。

穿山豹却破天荒得多开了几句口:“别忘了,她是苗疆的!”

就算现在的她单纯天真又如何,她是苗疆的。

小钻风高昂的兴致垂了下来,就是因为苗灵儿是苗疆的女孩,所以一开始自己都不敢跟她说话,直到后来才开始一句一句得往外蹦。

看着小钻风的表情,穿山豹有些不忍,但还是得继续提醒他:“今晚是她的几位姑婆不在,不然就刚才,你可能脑袋都没了。”

苗灵儿会被罚,但她毕竟是苗疆的,小钻风受到的惩罚可能会更严重,尽管他是卸岭的人。

但若是苗疆想要下手,多的是看不到的招数,就比如今晚对付刘永福的法子。

小钻风抖了个激灵,感觉全身冰凉凉的。

他们一路回到客栈,客栈老板也被他们骗到刘宅了,再加上这间客栈现在就只有他们一行人入住,所以这里可以说是他们的天下。

等小钻风他们回到客栈,顾青峰跟杨百手也回来了,二人正在楼下喝茶。

一并等待的还有苗灵儿的几位姑婆。

看到苗灵儿回来,她的三姑姑站起身迎了上去:“还顺利吗?”

“没丢您的脸。”苗灵儿笑得没心没肺,但突然想起什么,还是收起了自己的一排小白牙,换上一副平静的语气:“很顺利,村民都知道那个刘永福的真面目了。”

“那就好。”三姑婆拍了拍苗灵儿的手掌。

苗灵儿随他一并落座苗疆的那张桌子,只是在几位姑婆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小钻风。

小钻风是跟着穿山豹一起过去的顾青峰那张桌子,他们老大何奎也在那里。

“顾首领,你们情况怎么样?”穿山豹看向顾青峰,顾青峰却拧起了眉。

何奎饮了一杯茶后,说道:“能帮这个村子,就是最大的收获了。”

“也对!”顾青峰锁着的眉舒展开来,随即就把话题转开,说了一下明天的计划。

现在村民已经知道一切都是刘永福搞的鬼,警察署一介入,不仅会让刘永福交出解药,也会请专门的医生过来为村民检查身体,后面的事儿就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了。

“那我们明日要继续启程吗?”小钻风问道。

顾青峰嗯了一声:“距离日军进攻的时间越来越近,十万火急,明早就启程。”

后半夜大家就各自休息,把精神养好。

顾青峰本来是同何奎一个房间,但是因着杨百手的归来,他也挤了进去。

他们三人都没有休息,何奎问他们:“那个夜白的底细摸清楚了吗?”

“没有。”今夜杨百手跟顾青峰是故意引开夜白的,是调虎离山,同时也是想搞清楚夜白跟夜殃以及那具女人尸体的身份。

但是等他们来到外面交谈的时候,夜白却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顾青峰,他一直在等你,一直都在等你。”

说完那句话,夜白就点燃了手中的引线。

一声爆炸从夜白的身上传来,他被炸得片甲不留。

可以说,从一开始夜白就知道顾青峰的身份,也在今晚的一开始就决定了自尽,不仅如此,还是用最惨绝的方式,就是为了不给顾青峰他们留下一丝线索。

他留下的就只有那句话,那句似是而非的话。

“所以你觉得?”何奎看向顾青峰。

顾青峰朝他点了点头:“他一定知道我此行的目的,而且就是在这里等着我,还有……”

“还有什么?”何奎好奇的问道。

杨百手却帮顾青峰说了出来:“还有那个他,可能就是夜白身后的人,而那个他不仅认识顾青峰,还认识顾青峰他爹。”

这是一个很早开始就布的局,倘若一个人不行,就要由另一个上。

顾青峰就是顶替他父亲的人。

“你那边呢?”杨百手看向何奎,今夜何奎没有跟着他们,也没有加入别的队伍,不是其它原因,正是他有更为重要的任务。

其实他们三个人分工很明显。

顾青峰是主心骨,任何事儿都要先过一遍。

杨百手脑子比较好使,本事又多,一张脸又引人注目,所以经常跟着顾青峰行动。

何奎就不一样了,何奎属于少说多做的那种人,他在人群中并不那么亮眼,也不招什么风头,主要平衡各大势力。

所以今晚,顾青峰跟杨百手一起去调虎离山是最好的,夜白已经记住他们了。

但是何奎不同,何奎正可以借助这份不那么引人注目的事儿,去履行一项更重要的任务。

“见到他了吗?”顾青峰问向何奎。

何奎摇头叹息:“他不在,失踪了,就连他爹也是没有的。”

“果然是他!”听到何奎的回答,顾青峰没有半点意外,反而有点预料之中的的感觉。

今晚何奎去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昨日顾青峰等人夜宿的小张家中。

之前顾青峰没觉得小张有问题,因为之所以会进小张家里,全是因为偶然,小钻风要吃抓瞎炖,吃完天黑后,众人才勉强入住。

哪怕是后来他给顾青峰讲故事,也是被顾青峰要求的,更何况最后说着说着就睡过去了。

是什么时候觉得小张有问题的呢?

今早上顾青峰跟小张的对峙,让顾青峰觉得小张不是普通的村民,他的眼界与谈吐是伪装不掉的。

而之后与杨百手汇合后,两人交谈之后觉得村民每到夜晚的昏昏欲睡可能不光是龙骨粉的问题,还有其它的原因,之后他们在去往井水调查的时候,路上遇见了小张。

顾青峰跟小张打招呼,小张神色却有些异样。

本来说要去打井水的,却又以其他事要走,匆匆离去。离去前杨百手从他身上偷出了一包昏睡药粉。

他没办法下昏睡药,因此今晚的村民精神大好。

不仅如此,顾青峰也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们这群绿林好汉都是有功夫傍身的,怎么可能有人摸进院子偷走了尸体,会一个人都不知道?

只能说可能被下了药。

而且这药还不是普通的蒙汗药。

想明白了一起后,顾青峰就支使何奎去调查小张,结果小张已经人去楼空,就连他深受老烂腿之害的老爹也不在了。

“对了,小张给你留下了这个……”

何奎一边说,一边从胸口取出一张纸条,纸条上赫然写着一行字:“顾青峰,我们有得玩,期待下次的见面!”

而另一边,一处荒野中,一个身穿普通村民衣服的中年男子撕下了自己脸上的人皮。

月色下,她长发如瀑,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