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逢木踏二_猎宝天官在线阅读

第一四五章 逢木踏二

2020-01-06更新

这一次,顾青峰没敢让任何人打头阵,而是自己亲自出马!

不仅如此,他还强烈阻止了其他人随行,等他从彻底从这黑水河上通过,大部队再跟上来。

因为侯氏兄弟的经历已经告诉他,过不去就是过不去,就算身旁有人照应,不过就是多一个牺牲品罢了。

“可是,您是首领,万一……”有人拖长尾音迟疑得问道。

顾青峰朗声大笑:“没有万一,天官到此,百无禁忌!”

说罢,他来到悬崖的最前沿。

虽然他们已经猜出了木字关的密码,可是这‘逢木踏二’太过笼统,只一句看到木桩走第二根,对于这黑水中密密麻麻的木桩来说,满足条件的太多。

不过,顾青峰也没有鲁莽。

他走到最前沿就是为了方便观察整个水潭里的木桩走势,嘴里念着那四个字:“逢木踏二,逢……”

逢这个字可以说很有意思了。

顾青峰看了一眼最前排的木桩,从左至右,总共有十五根,满足条件的有七根。

第二排总共十六根,满足条件的是八根。

而排数呢,总共有十三排。

顾青峰望着眼前的木桩,突然蹲下了身子,而旁边的杨百手,倒真是顾青峰肚子里的蛔虫,一看他这个举动,立马知道顾青峰想干什么了。

杨百手从身上抽出携带的那柄断剑,递了过去:“喏。”

顾青峰接过,说了一声谢了。

而后顾青峰拿着那柄断剑,在地上画出一个简单的木桩分布图,木桩全是用一根竖线代替。

他画了七排,每排多少根木桩,他就画多少条竖线。

顾青峰先是找出每排符合条件的木桩圈好,表示可以踩踏,这样画出来之后,圆圈连接,有很多路是可以通到对面的。

但这只是横排满足条件,还有竖列不能遗忘。

以及斜着的。

最终定型后,只剩下一条路通向对岸。

而这条路还不是直的,蜿蜿蜒蜒,中间还隔了几根木桩。

顾青峰将这条路在地面上先画出来,嘱咐了杨百手一声:“应该就是这条了,我先过,没问题,你再带大家一起。”

“小心!”

都是大男人,他们也不想婆婆妈妈的,所以杨百手只是说了这么两个字。

只是当顾青峰离去时,杨百手微微拍了拍顾青峰青衫上沾染的灰尘。

这一举止,在外人看来可能有那么一丝暧昧,但是顾青峰知道,他这是叮嘱自己,一定要平安。

顾青峰朝杨百手重重点了下头,而后脚尖轻点,跃上了第一排第七根木桩。

木桩颤了一下,没有沉没。

顾青峰继续前行,这一次他是跨,一步跨在了斜上方的一根木桩,依旧沉稳。

接着,他就按照那条地上的路线图,一一跨了过去。

每次踩上去,木桩都是稳当的。

但是顾青峰依旧不敢掉以轻心,有了侯氏两兄弟的前车之鉴,他知道就算一开始踩踏上去没事,难保你下根木桩踩错了,引得所有木桩一起发难。

不过对此,顾青峰非常奇怪。

这木桩的机关到底是何种设置?按理说,侯氏两兄弟一开始的路线就是错的,可是木桩却好端端的,直到他们行至黑水中间,距离两岸都很远。

木桩才突然沉没。

真不知道是该感叹古人的聪明,还是该说这机关设置得太过歹毒了。

这分明是把猎物放在中间后,才开始发难,不能前进,不能后退,只能等死。

因为周边的木桩也全都是错的。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顾青峰一直提防着脚下的木桩出问题,可直到他平安到达最后一根木桩,轻轻一跳,跃上对岸,都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果然,逢木踏二,是对的。

“你们过来吧!”顾青峰朝着对岸招手,刚才他以身试法,已经验证这个线索没问题。

但为防止又出什么问题,四大首领让众人都一个个过木桩。

毕竟谁知道,如果黑水潭上的人多了的话,会不会又成为触动机关的另一个条件?

因此,只能一个一个得过。

到最后,这边岸上的人只剩下了苏飞雪,杨百手,何奎,以及小钻风与穿山豹等人。

何奎让小钻风过桩,小钻风拽着穿山豹的衣角,躲在他身后头:“我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大家不是都过去了吗?”何奎一巴掌拍到他的脑袋上。

小钻风还是很害怕,尤其是盯着黑水中间那两幅骨架,他更害怕了,藏于心底的那个噩梦也慢慢浮现在他的眼前。

小钻风的脸白成一张纸,嘴巴也没有血色。

看着他这个样子,穿山豹知道他是想起什么来了,于是安慰他道:“我们一起过。”

“啊?”小钻风没想到他会说这话,一时间有些发愣。

穿山豹帮他合上因为惊讶张开的嘴巴,丢给他一个眼神:“走吧。”

对此,苏飞雪有些反对:“万一,触动机关怎么办?”

“能怎么办,一起死呗。”

穿山豹说得坦然,他瞄了一眼小钻风,小钻风咬了咬嘴唇,本来想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算了。

小钻风不想拖累穿山豹,可是他又实在不想一个人过去。

何奎眼见他的脸色不对,也没有多说什么,对于小钻风过去那段阴影,他也是知晓的,所以小钻风是真的宁愿不过去,也不想一个人上木桩。

穿山豹很清楚,所以没有像之前一样骂他没胆子,而是破天荒得温柔安抚。

杨百手倒是恨不在意,他伸了伸懒腰:“你们自己想好就行,小爷我就先过去了。”

说罢,他就上了木桩。

没一会,杨百手也轻松过到了对岸,苏飞雪也跳上木桩,离开。

眼见大部队都过去,这边就只剩下何奎三人了。

何奎让穿山豹先过去,等会他陪着小钻风一起过桩。

“老大,您先过!”穿山豹不依。

何奎吼了他一声:“你既然叫了我一声老大,就服从安排。”

穿山豹还是不同意,胳膊一甩,就往后面站了。

意思很明显,我就是不过去。

小钻风吞了吞口水,微微伸长了一下脖子:“要不你们别争了,我感觉,我感觉我好像一个人……”

他说着说着,突然泄了气。

因为小钻风提起的勇气,在看到那两副白骨架的一瞬间,就给破了功。

他是真的很害怕呀!

最后没办法,因为何奎跟穿山豹谁也不让谁,都要成为那个陪小钻风一起过桩的人,所以僵持了好一会后,最终决定是三个人一起过桩。

何奎毕竟是老大,哪可能同意自己一个人先逃掉,唯独扔下自己的部下。

而穿山豹,他觉得何奎应该大局为重,卸岭群盗上千人,就算他跟小钻风没了,也不至于影响到门派,可万一何奎要出什么事儿,他们是真的担待不起。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知道小钻风有多恐惧。

那种是根植于内心深处最恐怖最阴暗的地方,就算跟他说多少遍没事了没事了,也无事于补的。

所以,他只想陪着小钻风,不管嘴上他有多么嫌弃这个小胖子,但他心里,还是无论如何不能丢下对方的。

“那就一起过吧。”

三人对视一眼,三只拳头碰撞在一起,笑得温暖而平和。

好在最后的结果是好的,这木桩的机关只局限于踩错,而跟几个人一起上去无关。

三人平安过去后,小钻风哼哧哼哧的喘气,就跟跑了几个时辰一般。

苗灵儿站在队伍里,忍不住上前了一步,却被姑婆按住了肩膀。

她扭过头去,姑婆朝她摇了摇头,于是苗灵儿只能远远得看着那个方向。

看见何奎他们过来,顾青峰也上前问了一声:“还好吧?”

何奎朝他点点头:“多亏顾老弟了。”

他这是指顾青峰找到平安的过桩之路,带大家平安脱困。

顾青峰轻笑着说了一句:“份内之事。”

这一关虽然也有折损,但好在平稳过来了,他们离开这里,外面是一条奇怪的拱形墓道,两侧的墙面打磨得十分光滑,就像一面擦拭光亮的镜子。

队伍里的人刚才好不容易从木字关活了下来,但是刚才踏桩的时候,都提了十二分的精神,所以这会不免有些身心疲惫。

尤其是小钻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墓道里大口喘气。

看来还是没从刚才缓过劲儿来。

顾青峰眼见众人的情况不太好,就连他自己,额头也沁上了几滴汗珠,于是下令在这里暂时休整一下。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功夫,众人喝了几口水,精神也好了许多。

大家开始继续赶路,只不过墓道里没有放长明灯,就连光亮也是从后面木字关那里透过来的光亮,好在队伍里带了火把。

休息的时候可以将就,但赶路一定要光亮足够。

因此众人从身上取出火刀火石,将火把点燃后,这才继续赶路。

他们举着火把深入墓道,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朝上方大喊了一句:“那是什么?”

只见墓道的顶端居然凿刻了一个个小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