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七章 给我留下 (1)_猎宝天官在线阅读

第二六七章 给我留下 (1)

2020-02-17更新

那一夜,没有人知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次日院子里躺满了死尸!

尸体横七竖八,或是被毒杀,或是被一箭穿心,或是中暗器,或是被吊死,总之他们享受了各种死法,吉田正雄的家里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从此没有人敢再与服部雷藏叫板,因为谁也无法承担灭门的惨剧。

从此五忍在日本更加令人闻风丧胆,民间流传出来了一句话:“夜有百鬼,日有五忍。”

听到这里,顾流云也不禁蹙起了眉头:“难道我们这一次真遇到了硬茬?”

杨百手也是一脸的忧心忡忡:“难说,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只不过我想不通的是,船越一夫这一次竟然能指使得动他们,确实有些让人吃惊!”

顾青峰则答:“不是指使得动他们,应该是受了那个叫做服部雷藏的命令。”

看来那服部雷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是,能想出那么多诛心的法子来祸害那些小孩子,不是劝导别人放弃仇恨,而是教唆她们把孩子生下来交给自己,让自己把孩子培养出杀手。

一辈子为当上顶尖杀手而努力,成了可以化为暗杀者进行复仇,从此听从服部雷藏的命令。

“那些没有走到最后一步的小孩呢?他们是不是就要像蛊虫争斗中失败的虫子一样,成为最厉害的那个蛊虫的垫脚石。”

别说报仇了,命都没有了。

因为服部雷藏从不留无用之人。

顾青峰的话一针见血,杨百手也赞同得说道:“在他们的世界里,哪有善与包容,只有狠与忍!”

竹林里,从四面八方传来竹子被敲打的声音,浓雾之下,根本不知道那个忍者到底在哪儿。

顾青峰却嘲笑得说道:“真是一些不入流的小把戏,不就是木忍者吗?这里就只有竹子,你的那些师兄弟根本就不在这里,你越是想装人多,越是暴露了自己。”

他长袖一抖,继续说道:“怎么,你自己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所以故意伪装得有你几位师兄弟在?也是,服部雷藏都不敢露面,怕死在我手上,你这么畏畏缩缩也不是没有道理。”

顾青峰使出激将法,希望木忍者能因为自己的嘲讽轻蔑,出手教训一下自己。

毕竟从刚才杨百手讲的故事里可以看到,他们五忍自视甚高,根本容不得别人的小看,尤其是服部雷藏,更是他们的禁区。

他公然当着木忍者的面嘲讽,甚至去践踏服部雷藏,但凡是对自己有信心的,都会小小得出手教训一下。

但是没想到的是,木忍者连搭理都不搭理顾青峰,只是一味得继续制造着浓雾,妄图让浓雾彻底吞没这整片的竹林。

顾青峰忍不住捏紧了鬼哭小斧,他现在主动出击也不行,根本不知道木忍者的所在,可若是这样一直僵持下去,浓雾蔓延之后,恐怕更不好办。

对方是忍者,本来就擅于隐藏,届时有浓雾的遮掩,他只会伪装得更加完美。

顾青峰的激将法没起作用,顾流云也有些奇怪:“按理说,这木忍者应该要生气的啊,怎么跟听不懂人话一样,连敲打竹子的声音都一丁点没变。”

“人话?”

杨百手捕捉到这两个字眼,立马说道:“难不成,他根本就听不懂咱们的话?”

想到这里,杨百手赶紧把顾青峰刚才所说翻译了一遍,五忍是从日本长大,跟船越一夫手下的那些间谍不一样,更何况,五忍醉心于研究忍者武术,也根本不屑于学习什么汉话。

对他们来说,只有两者可信,一是师傅,二是忍术。

果然,这一次的激将法容易引起了回应。

木忍者敲打竹子的声音越发激烈了,咚咚的声音响亮刺耳,还有着渐进靠近的感觉。

顾青峰屏住呼吸,两只耳朵仔细得分辨着敲竹的声音,只见他突然喊道:“是镰刀,那人用的镰刀敲竹。”

然而话音未落,木忍者便发起了攻击!

木忍者朝着顾青峰的方向掷出了一把车菱,车菱是日本忍者随身携带的独门暗器,它的形状与蒺藜相似,由几个尖锐的铁角组成,坚硬无比,而且往往还淬了剧毒。

顾青峰往后翻了一个跟斗,躲过车菱的暗算,有的车菱擦过竹子,发出滋滋的声音。

而顾流云则眼疾手快得朝着掷出车菱的方向一刺,却没想到,刺中的只是一根竹子。

顾流云的身影隐入了浓雾,顾青峰他们见状不好,也只能跟了进去,可是在浓雾之中想要找到木忍者的身影更是难如登天。

这个木忍者实在擅长声东击西,每次好不容易听到一点动静,顺着声音寻去,却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