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八章 情为何物 (1)_猎宝天官在线阅读

第二九八章 情为何物 (1)

2020-03-04更新

阿九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她疯了一般得朝祠堂扑去,只是动作太急,竟差点摔在地上。

顾流云手快,立马扶住了她。

阿九满眼泪水,她死死抓着顾流云的手:“带我去找我阿婆,带我去找她!”

她半是呜咽,半是沙哑得喊道。

此时他们也顾不得那只铜奔马,就算这玩意价值连城又如何,在不重视它的人眼里,不过只是一堆废铜烂铁罢了,顾流云他们将铜奔马随意弃置在了地上,一行人急冲冲得朝祠堂的方向赶去。

路上的时候,杨百手也很着急,他不知道阿九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会觉得阿婆在祠堂,她不是身体有问题吗?那她是怎么走到祠堂的。”

阿九不回答他的问题,只一心往朱雀祠跑,可又耐不住杨百手一直问,直接就冲他大骂:“都怪你,没有你,阿婆才不会这样!”

杨百手觉得自己好无辜,怎么又怪到自己头上了,他以前可从来不跟阿婆认识,难道是爹爹?

“我去,我爹看着蛮老实的,不会真欠下什么风流债了吧。”杨百手心里一阵嘀咕,只是没想到这些话竟然在之后一语成谶。

顾青峰让杨百手少说两句,阿九现在忧心阿婆,是压根没有心思考虑其它的。

他们越发靠近祠堂,而刺鼻的浓烟也越发看得清楚,很多人都在救火,大家痛哭流涕:“二十年前朱雀祠的外祠就烧毁了,现在内祠要是还不剩,那咱们村子便是真的绝了。”

村民是担心这场火会毁掉一切,原本失去的气运,再也寻不回来,他们不会再受到火神的庇佑。

那些人一边救火,一边哭泣,而阿九则像是疯了一样,急急得往前冲。

顾流云力气大,拎着阿九的后衣领就要把她给拎回来:“你干什么去!”

语气又冷又硬,明显是生气了。

阿九用力扒拉着顾流云的手,骂他神经病:“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顾流云根本不会把手松开,阿九又抓又咬,顾流云却对她说:“我都知道,是镇长他们对不起你们,他跟我招了。”

在顾流云的阎罗手段下,没有一块硬骨头能坚持下去,从来只有他想不想听,没有他想听却探不出来口风。

“我知道,那群畜生做了什么!”顾流云看着阿九的眼睛,一字一句得说道。

阿九想笑,却哭了出来:“你不知道,阿婆,阿婆的一辈子都被毁了啊。”

眼泪大颗大颗得往下掉,顾青峰跟杨百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从他们的对话中隐约明白了一些苗头,似乎是镇长他们做错了什么,所以招致了一连串的报复,可是这跟阿婆有什么关系。

如果镇长跟阿婆有仇的话,早就斩草除根了,还能让阿婆活到现在?

阿九的眼泪打湿了面纱,渐渐露出绝美的轮廓,顾流云痴了一下,阿九咬着唇:“阿婆一定在里面,让我去找她,好吗?”

她带着祈求的语气,仿佛料定了阿婆就在里面。

然而顾流云看了一眼大火,火势太大,她这样进去,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顾流云很快灵机一动,指着朱雀祠吼道:“瘟疫的解药就在里面,想要解药的,进去拿!”

他这话是朝人群说的,他不舍得让阿九进去,但是对于这些村民,顾流云倒是利用得利索。

众人听到这话都是一脸懵,瘟疫还有解药?而且这分明就是个外乡人,他连病情的详细情况都不清楚,不是信口雌黄吗?

大家都犹豫了,而顾青峰也走了过来,问顾流云到底是什么情况。

阿九见此机会,就要朝火里面冲,却又被杨百手拦住了:“你到底发什么疯,阿婆那个样子,怎么可能走进火里面,还烧祠堂,这根本就不可能!”

“不对不对,怎么可能下床跑这么远来烧祠堂。”也不知道杨百手是说话太急了,还是真的担心阿婆在里面,脑子里面一团乱,说话也乱七八糟的。

“好了,别说了!”阿九看着顾流云等人,紧咬贝齿:“别再拦着我了好吗,那是我的阿婆,哪怕死我也要跟她死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阿九就是笃定阿婆在里面,可是问她原因,她又不肯透露半个字。

看着阿九濒临崩溃的样子,顾流云感觉自己的心突然皱成了一团,一种很难受很难受的的感觉涌上心头,顾流云牵住了阿九的手,斩钉截铁得说道:“既然你要去,我不拦着,但是让我陪着你。”

顾流云不是问句,而是字字真切的肯定,眼神里透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