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六章 九根凶签(2)_猎宝天官在线阅读

第五七六章 九根凶签(2)

2020-08-26更新

    船越一夫很满意四姑娘的态度,他对四姑娘越发谦卑了:“苏小姐身上有伤,还需要静养一段时日,为了避免感染风寒加重病情,我才不让她出门。”

    这个老贼明明是监禁了苏飞雪,还要编这种借口,顾青峰等人都觉得他无耻至极。

    偏偏苏飞雪在他的手上,自己还不能发威。

    船越一夫表示日本人最信守承诺,他愿意以天皇发誓:“只要顾先生跟这位四姑娘帮我一把,归来之日便是你跟苏小姐的团聚之时,我会出资在上海为你们办一场最隆重的婚礼!”

    也就是说,只要顾青峰乖乖听话,苏飞雪他可以放掉,只不过要帮什么,还得看他们能不能破解这九根凶签的秘密了。

    桌子上的九根凶签已经被钟夫人跟李大年他们看了一个遍,就连原先不感兴趣的蓝胡子这会也凑了上来。

    他本来就是本着不得罪日本人的原则来的,打算无功无过做做样子而已,结果没想到就是这九根黑木条竟然难倒了钟夫人李大年跟邬先生。

    邬先生信心满满得接过木条,嘴上还说自己熟读历朝历代几十个国家的文字,就没有他不认识的字。

    这话一方面他是想故意打钟夫人的脸才说的,一方面也确实是他有这方面的经验。

    但是当看到那些歪歪扭扭,看起来根本就不像字的东西后,邬先生都茫然了!

    他愣着眼,一遍遍得端详着那些文字,结果那些文字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那些文字。

    “这、这不是字吧……”邬先生看了许久之后,终于下了判断。

    那些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个字,但是拆分成一个个个体以后却完全不符合汉字的标准。

    汉字是为了记录才衍生出来的,古人最早的时候用的是结绳的办法来记录,但这种方法只能用于一些简单的记事。

    其实关于汉字的起源也有很多说法,其中有仓颉造字的古老传说,也有甲骨文的最早追溯,还有一些零散的说法,比如结绳说、八卦说、刻契说、刻划说和图画说。

    当然最靠谱的,也是邬先生最认可的就是图画说,在《周易·系辞上》里就有写道:“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还有《河图·玉版》:“仓颉为帝,南巡狩,发阳虚之山,临于元扈洛之水,灵龟负书,丹甲青文,以授之。”

    他认为汉字主要就是起源于记事的象形性图画,也就是我们所谓的象形字,比如说猪这个字就是最早来自于古人养猪时候猪的样子。

    汉字后来经过了几千年的演变,从甲骨文到金文,再到篆书、隶书、楷书、草书、行书等,文字基本都是跟它所要表达的意思有所关联的。

    他们这些古董学家哪怕不认识这个字,也可以从这个字的构造,这个字的图案简单推测出这个字要表达的意思。

    可是船越一夫这些木条上的文字根本不符合任何一个朝代汉字的结构,每个字都无法从它的图案中认出是什么意思。

    这些字太过诡异,好像、就好像根本就不是给人看得一样!

    在场的所有专家都看不懂这些文字,哪怕那个蓝胡子好奇得凑上去想要解开这些文字之谜,却也只是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刺香。

    他很熟悉这种味道,却又觉得从来都没有闻过,只是气息有些相像罢了。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几个专家没看出来也就罢了,最后竟一致认为这木条上的根本就不是文字。

    “船越先生,您该不会是被骗了吧?依我所言,这上面应该就是随便刻的东西,根本不能认真对待的。”

    几个专家看了这么久,竟然得出了这个结论,船越一夫不禁对他们的表现有些失望。

    还说自己什么专家,青罗鬼眼能知晓前世今生,一根草就能摸清整个墓的底细。

    船越一夫对他们几个的能力打上了几个大大的问号!

    顾青峰他们为了换回苏飞雪,也不得不接过了木条查看,但只是瞧了一会,顾青峰就面露愁容,他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懂这个小东西。

    不单单是看不懂,而是连从何看起都不知道。

    杨百手作为摸金校尉,算是见过不少诡异的东西,他也直起身子认真观察。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