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深夜哭郞_猎宝天官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深夜哭郞

2020-01-02更新

老人介绍说村子名为闫村,因为村中人都姓闫得名,而他则是村中的村长闫立。

顾青峰一直笑眯眯的,与闫立相谈甚欢,话语间没有丝毫的攻击性,偶尔真诚的追捧一声,逗的闫立哈哈大笑。

“村中从不来人,你们凑巧进来了也是缘分。”闫立带着顾青峰四人在村中慢慢的转着,将村落介绍了一遍,又邀请道:“不妨在此处多待几天?”

顾青峰想也不想便应了下来:“科研本就是慢工出细活,老丈若是不怕在下一行人打扰,自然是要多住几天的。”

克拉克听了发急,不过他倒是沉的住性子,直到闫立给他们安排了一间屋子,众人住进去之后,这才急道:“先生,时间不多了。”

“顾某知道。”顾青峰褪了衣衫,舀了一瓢水往身上一浇,冷的他直打哆嗦:“爽!”

克拉克更急了,说他之所以进巫山,为的是全族人的性命,他性命丢了不要紧,可若是他丢了性命还没有为全族求来一个安稳,那么便是死了也不能瞑目。

顾青峰却笑了:“我本以为巫山之行是一场空……”

“先……”

“别急,听我说完。”顾青峰扯了一块毛巾抹着身上的水渍:“但这一路上的见闻倒让我越发觉着,巫山深处必有重宝,你这番大费周章,或许真有所得。”

克拉克沉默了,进山以来他心中其实非常忐忑!

他自懂事起,便背负上了为全族之人寻求解脱的重任,这些年来他的足迹遍布全世界,钱财自然不用说,是大把大把的砸进去了,精力也耗了许多。

如今他越发的精神不济,所剩时间也不多,若是这次再空手而归,怕是没有下次了。

“先生、确定吗?”克拉克的声音发抖,几乎控制不住神情。

顾青峰点点头,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巫山深处的东西怕是非常了不得。

上古时期的食梦貘、极难生存的雪里黑、少有人知的山鬼以及眼前的村庄,出现一个是巧合,可一个接一个的出现,那便是护宝。

但凡大墓,想要进去都要多费周折,顾青峰闯过不少上千年的古墓,却也是第一次遇见墓还未见踪影,便出现如此多诡异之事的情况。

他郑重的道:“在这里多住几日吧,或许能从他们身上得到一些至关重要的线索!”

克拉克叹了口气,他自然明白,若是以往碰上这样的事,即便村长不说,他也会想办法多留几日,但如今却因为死神追在身后,他实在无法不焦急。

“先生顾虑的是。”克拉克最终还是点了头:“这村庄古怪,先生想必也发现了?”

顾青峰舀水又洗了把脸,随即点点头,说村中人今天形色慌张,却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到来。

克拉克转了转红宝石戒指,按捺住心中的急切:“那便多住几日,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古怪。”

顾青峰将长衫重新穿上,人都清爽了不少。

砰砰砰!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艾伦得了顾青峰的示意,将门打开,便见一位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小伙子满脸的兴奋:“村长爷爷让我来请各位去用晚餐。”

顾青峰看了眼天色,随即指了指艾伦:“只我跟他去可以吗?”

小伙子不大明白的道:“爷爷说了,让客人都去。”

顾青峰笑着说没事,他自会跟村长解释,小伙子这才高高兴兴的带着顾青峰和艾伦往村庄中央一处空旷的地方行去。

小伙子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外人,更何况艾伦这种金发碧眼的外人?他一路上兴致高昂,先是介绍自己名为闫风,是村长的孙子,又问艾伦是从哪来,外面好不好玩。

艾伦有些招架不住,不过还是很有耐心的向小伙子解释,但他的回答都是避重就轻,半晌也没有说什么重要的信息。

顾青峰也不插话,由着两个年轻人天南海北的聊。

艾伦年纪不大,但应该帮克拉克处理了不少大事,一顿话说下来,在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从闫风的嘴里套出了不少有关于这座村庄的情报。

村庄似乎是从远古时期就存在了,因为据闫风说,距离峡谷不远处的另一处峡谷是村中祖辈们的安息之地,他去过一次,也是在当时才知道这座村子已经延续了千年……

但村长定期都会组织人外出,而能出去的大都是村中辈分很高的存在,他们这些年轻人是出不去的。

所以村子里的语言和服装,才没有落后外面的世界太久。

顾青峰赞赏的看了眼艾伦,艾伦有些害羞的笑了笑。

“顾先生,与你同来的另外两个客人呢?”闫立迎了上来,寒暄几句后便切入正题。

顾青峰说那两人因为信仰,晚间是不会出来的。

闫立若有所思的看了顾青峰一眼,后者却一片坦然。

“快,贵客快上座!”闫立脑子一转便也不再多说,迎着顾青峰便到了主位。

顾青峰推辞半晌,见推辞不过,便只好坐下,艾伦就近坐在他的下手。

村中用来招待客人的全是野味——烧山鸡、烤野兔、野猪肉摆了顾青峰面前一桌。

村中无论男女老少都出来了,加在一起少说也有上百人。

他们围坐在火堆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模样倒是让顾青峰觉着逍遥自在。

“顾先生,吃!”不知道是谁招呼了一声,顾青峰也不客气,与众人谈笑甚欢。

村中人轮番上前敬酒,喝到后来顾青峰都有些醉了,但他却喜欢这种氛围。

想当年,他与一众兄弟也是这般把酒言欢,可终究没能拗过时局,如今他的那些兄弟也不知道在哪个角落。

“先生?”艾伦喊了一句:“顾先生?”

顾青峰回过神,就见一众村民正看着他,等他喝酒。

顾青峰笑了几声:“顾某不胜酒力,方才有些晕了,还请各位见谅。”

村民中也只有村长与几位德高望重之人会这些文绉绉的话,其余人皆是笑了笑便没将顾青峰说的放在心上,依旧起哄喝酒。

一顿酒喝的宾主尽欢,顾青峰离席的时候脚步都有些虚浮。

艾伦要搀扶他,却被顾青峰拒绝了,他摇了摇头:“放心,我并没有真醉。”

身在陌生的环境,他怎么也不可能放纵。

呜呜呜……

话音刚落,顾青峰听到一阵哭声,他有些哑然:“我并未责怪你什么,你怎么还哭上了?”

“先生还说没醉,哭的并不是我。”艾伦无奈,随即努了努嘴,示意顾青峰看右边。

顾青峰甩了甩脑袋,终于清醒了些,便看到右边是一座二层高的木楼,第二层伸了出来,哭声便是从那伸出来的阳台发出的。

顾青峰压低声音,示意艾伦前去问问。

艾伦不放心的道:“先生,我还是先送您回去?”

“我无碍,今日村长摆下宴席,村中人应当都在设宴之处才对,这人怎么单独在楼上哭?其中必有古怪,你机灵,上前问问看能不能有所发现。”顾青峰声音压的更低了。

先前艾伦与闫风交谈的时候他可都在一旁,艾伦不动声色的套话本事炉火纯青,比自己都管用。

艾伦见顾青峰说话条理分明,应该也没有醉的太厉害,当下点点头,缓步上前轻声道:“什么人在哭,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

哭声瞬间一顿,显然是没想到竟然有人。

随即一张脸缓缓的从木楼里伸出来,吓的艾伦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那张惨白的脸上只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仿佛是索命的厉鬼!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