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章 心病难医_猎宝天官在线阅读

第一二零章 心病难医

2020-01-02更新

此时的苏飞雪太不对劲,就像一个普通的少女,惊吓,迷茫,以往被她抛弃的情绪通通出现,时刻左右着她的行为。

刚才那两个比苏飞雪早掉落的,一会功夫,就看不到人影了。

而苏飞雪也极为奇怪,她嘴里喊着的并不是刚才意外坠落的那两个人,反而是‘师傅’两个字。

一声又一声的师傅,尖叫的声音传来她深深的不安!

她是在喊她的师傅救命吗?还是因为她现在情绪的突变与她的师傅有关。

苏飞雪闭上了眼睛,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在她身上,在下坠的过程中,她的手臂被拉住,然后跌进了一个清冽的怀抱中。

“别怕。”轻柔的嗓音带着阳刚,让她安定下来的力量。

苏飞雪睁开眼,对上一张担忧的面庞,不是别人,正是顾青峰。

顾青峰看到苏飞雪脸颊上的两行清泪后,不禁一愣,印象中她并不是这般手足无措的女子,她应该是冷漠的,清高的,一身傲骨谁都不能折弯。

而绝非现在这样。

顾青峰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苏飞雪会有这样的表情吗?

楚楚可怜,任哪个男人见了,都我见犹怜。

“你怕高吗?”顾青峰问。

苏飞雪摇头。

顾青峰又问:“你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

苏飞雪又是摇头。

但等到上面的呐喊传来:“顾兄弟,雪姑娘!”

苏飞雪被这声喊给喊回了魂,她如梦大醒,一双剪烟眉蹙在一起:“顾首领,要抱到几时?”

这话颇有点无理取闹的意味,因为如果顾青峰没有抱着她的话,苏飞雪就掉下悬崖了,但是顾青峰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让她别担心。

“我现在就带你上去!”

苏飞雪轻笑了一声,说了两个字:“不必。”

而后苏飞雪挣脱了顾青峰的怀抱,脚踩岩石,轻拉旁边衍生的各种藤蔓飞了上去。

她是会轻功的,毕竟当初她可是打小就上了齐云山,怎么会怕山。

顾青峰紧随其上,也回到了原处,看到苏飞雪跟顾青峰上来后,众人松了一口气,可是另外两个人却……

顾青峰想对湘西藏洞的人表达歉意,他们老大却摆了摆手,什么话都没有说,没有说没事,也没有苛责,只是不想提了。

断了的那截栈道,大家都离得远远的,生怕破碎的地方再扩大。

但是后面还有十几个人没过来,他们该怎么办呢?

“我来!”何奎身上背着一口百宝囊,大家都不知道那里面藏了什么宝贝,只有小钻风等人清楚,每次下墓的时候,遇到一些机关,何奎就放下百宝囊,从里面取出一堆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那是一套卸岭一脉各种精妙的木工器械,以及对应的组装图纸。

他可以卸机关,也可以根据古墓里的不同情况,将这些木工器械组装成一套最强的盗墓工具!

“哈哈,我们老大又要修桥了,不对,是修栈道!”小钻风拍手称快,这一次出行,不同于以往,以前每次下了墓就可以看到何奎大显神通。

然而此次他们老大的风头被顾青峰给盖住了,眼下也该露两手了。

何奎将里面的东西取出,组装成一套修桥的工具,其实栈道跟桥差不多,是一个原理,只不过这栈道是从山壁往外衍生搭建的,而且栈道也比桥要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冷锋忍不住说道:“就算何首领会修栈道又如何,这木板怎么来啊?”

黑无常也附和:“对啊,总不能临时去砍树吧?”

顾青峰倒是相信何奎:“大家别慌,我相信何首领有办法。”

何奎嗯了一声,没想到的是,他那个百宝囊里还真有木板,只不过这木板是折叠起来的,经过拉伸组装就变成比原来断裂的栈道长几倍的材料。

何奎随行的还有麻绳锁链,以及一切你想不到,百宝囊却有的工具。

到最后,何奎还真就把栈道给修起来了。

只是有没有人走,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收尾的是杨百手,他打了个哈欠,看着后面不敢走的人,直接大大方方得踏上了栈道,末了还不忘说一句:“记住,跟我隔开点,刚修的栈道怕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

杨百手轻轻松松得通过,后面的人就有点蠢蠢欲动了。

但是刚才掉下悬崖的两个人惨相还历历在目,大家都有点退缩了,不过顾青峰倒是起了保证:“我就在对面,会接住你们的,有人掉下去,我就会出手。”

正是顾青峰及时的出手,救上来了苏飞雪。

“快点吧,咱们赶紧过了这他娘的栈道就没事了,继续磨磨唧唧,一会整条栈道断了,咋办?”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一句。

自杨百手之后,很快就出现了第二个过栈道的人。

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

很快,所有人都经过了那截出问题的栈道,这次大家也不敢再多耽搁,好在栈道也不长了,再绕过一圈山脉,大家就看见了栈道的尽头。

也都紧赶慢赶得通过了。

只是在路上的时候,因为刚才出的意外,湘西藏洞的人对苏飞雪有些不满。

尽管她也是受害者,但是她刚才的表现根本就不是一个首领应有的,但是别的人倒是说了一句公道话:“女人毕竟是女人,别太苛责了。”

明面上好像是为苏飞雪说话的,但事实上好像是看不起苏飞雪。

觉得她德不配位。

对此,苏飞雪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顾青峰却听进了耳朵里。

经过栈道后,大家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处还算平坦的空地,打算在这里吃点干粮,休息一下。

在吃东西的时候,很多人都围住了何奎,好奇他的百宝囊里装了什么东西,除了他,小钻风跟穿山豹身上也都有两个类似的小包。

虽然小,但是谁知道里面的东西经过组装后会有多大呢?

而苏飞雪则坐在一边,一个人在一块大石头上啃烧饼。

她那个样子是很漂亮的,在山林间别有一番隐逸的风味,只是手中拿着的大饼就很突兀了,顾青峰好奇她刚才在栈道上的表现,想问她的苦衷。

“你之前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顾青峰走过去,坐到苏飞雪旁边。

听到这句话的苏飞雪先是一愣,而后露出一个笑:“顾首领,这是在给我找借口?”

顾青峰很不喜欢她这样说话,明明她也是受害者,要不是自己伸出飞猿天堑索,她可能也会受伤,甚至……

后面,顾青峰不敢想下去,他只知道苏飞雪当时确实是受了什么刺激,不然一个人绝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顾青峰继续问道:“是跟你师傅有关吗?”

苏飞雪的笑容僵住了,但随即却把头别开,拒绝了与顾青峰的直视。

似乎顾青峰猜对了。

但苏飞雪嘴上却还在逞强:“我师傅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错了就是错了,刚才我本可以救他们的,但是我没有救成,反而成了被救的那一个,被怨也是活该。”

她用的是活该,而不是应该,说明就连苏飞雪也是怨恨自己的。

而且这种怨恨似乎不是第一次,可能当初的苏飞雪也曾辩驳过,只是被她的师傅用轻飘飘的一句话顶了回来。

“你跟你师傅关系好吗?你师傅只有你这么一个徒弟吗?”顾青峰忍不住问道。

很早之前杨百手就跟顾青峰讲过苏飞雪的事儿,所以对于苏飞雪的身世,顾青峰很了解。

但是现在看来,好像苏飞雪跟她师傅的感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相依为命,为师为恩,反而有种复杂的情绪在里头。

顾青峰有些看不透。

听到顾青峰的问题,苏飞雪没有回答,反而直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得望着顾青峰:“顾首领,难道不觉得自己管得有些宽了吗?”

随后,不待顾青峰说话,苏飞雪便丢出了这样几个字:“你越矩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