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 降魔古碑_猎宝天官在线阅读

第一二一章 降魔古碑

2020-01-02更新

苏飞雪站起身来,往外走,顾青峰也要跟,一旁的杨百手斜斜的身影倚了过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顾青峰不喜这句话,蹙起眉来,杨百手却继续说道:“没别的意思,就是人家雪姑娘既然不想说,你又何必逼人家呢?”

见他这个意思,似乎知道点什么。

顾青峰颔首示意:“愿闻其详!”

杨百手笑笑:“我确实知道点东西,但是有些可以说,有些不可说,可说的我早就告诉你了,不可说要等她自己愿意放下芥蒂,亲口说出来,这样于她自己,也是一种救赎。”

顾青峰点点头,表示认可了杨百手的想法。

他望着远处那道消瘦的人影,感觉孤寂得过分了些。

难怪苏飞雪哪怕有一线生机也要救回未婚夫,如果救不回来,她又变成一个人了。

“好了,继续赶路吧。”杨百手拍拍顾青峰的肩膀。

众人继续前行,经过一片森林时,路上突然出现了一大批紫色的奇怪小花,这些小花没有叶子,只有茎,光秃秃的茎上不发一根斜枝,就只有一片花瓣。

花瓣呈圆形,花蕊的形状则有点偏向于方形。

“圆身方孔,这花怎么长得那么像铜钱呢?”此话一出,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顾青峰却道:“此花确实就叫铜草花,这种花很神奇,它往往只在铜铁矿的附近生长,换句话说,哪里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铜草花就说明,那个地方有铜铁矿,古代人就是以这种方法找矿的。”

“那顾老弟,你觉得这里会不会就是方腊起义时,采矿打造兵器盔甲的地方?”何奎好不容易聪明了一次,但这种猜测倒是一语中的。

杨百手也认同这种猜测:“起义军人数众多,极其缺乏物资,这一带肯定有兵工厂,我们四处找找吧。”

“好!”顾青峰也表示赞同。

但是在寻找的过程中,众人发现这里除了有铜草花以外,路上还有大大小小的洞,跟钻了地鼠一样,可那么大的洞口,又不可能是地鼠。

顾青峰心生疑惑,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会是什么东西,只能叫大家要时刻保持警惕,以防有什么野兽出没。

“找到了!我找到方腊炼铜的地方了。”很快,东边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喊叫。

顾青峰等人顺着声源走过去,发现那里果然出现了冶铁遗留下来的各种痕迹,还有一些铜铁渣块,以及一些废弃的短刀工具等等。

顾青峰没有在这种铜铁渣上多浪费时间,而是将视线投向了最里面的地方。

那里立着一块石碑,只不过因年岁太久,青草藤蔓都将其覆盖淹没了。

顾青峰走过去,手掌按在石碑上,轻轻发力,藤蔓顿时被震开落下,而石碑上的字则清清楚楚出现字了众人面前。

字是竖着刻上去的,从右往左起,先是五个古篆字体:“天师降魔处”。

后面则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应该是关于这里的简要记录。

原来大宋宣和二年,方腊在江南发动了起义,起义初期义军们的武器非常单薄,大多是锄头镰刀和缴获的朴刀,甚至还有用竹刀竹枪的,因此战斗力低下,和官兵作战十分吃亏。

为了武装前线将士,方腊命令部下四处寻觅矿藏,自主打造兵器,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乌龙岭的这处矿藏。

方腊认为此处是上天的恩赐,所以极为重视,甚至还特意请了国师包道乙,要对乌龙岭的神灵进行供奉,再进行冶炼。

这包道乙原来是江南一个道士,善于算风水,测吉凶,因对大宋皇帝的淫奢极度不满,所以投靠了方腊,被方腊予以重任,尊称为:包天师。

可在包天师供奉后没多久,这里冶炼兵器的铁匠们,开始陆续失踪,还有的人受了重伤,好不容易活着回来,双腿却已断掉了,嘴里一个劲儿得念着:“走,走。”

那伤口明显就是被啃咬下来的,所以伤他的一定是什么不知名的野兽,可若是野兽,又到底是什么猛兽,竟能悄无声息的,半夜就把人给偷偷拖走,身边的人无从发现。

一时间,众人被搞得人心惶惶,生怕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尤其是这玩意儿神出鬼没的,更让人害怕了!

幸好包天师及时赶来,用一口宝剑降妖除魔,发现袭击铁匠的玩意其实是地龙,关于降服的过程,石碑上没有详细记载,而是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幸得包天师降服地龙,立碑以不忘救命之恩!”

所以也就对上了这块石碑的名字,为什么要叫:天师降魔处。

是因为包天师降服了地龙,可是这地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杨百手觉得这位包天师身份不简单,但是具体又说不上来,顾青峰则想到了上次幽灵船里出现的那具孤怨尸王,他看向何奎几人道:

“你们还记不记得幽灵船上,阻挡过宋军几次冲击的孤怨尸王?”末了,顾青峰还不忘补一句:“连梁山好汉船火儿张横,也被吸干了血液而死。”

何奎显然记忆犹新,于是连忙问道:“顾老弟,你的意思,那具尸王可能就是由这个包天师做的,用来帮助方腊起义军?”

“不能十分确定,但有七分可能。”顾青峰回答。

只是孤怨尸王不是寒家人独创吗,这个包天师又是从何得知的炼尸方法,还是其中有别的渊源。

顾青峰也没有细想,他翻出父亲留下的笔记,发现根据笔记记载,父亲在进墓的时候,并没有绕开这里,但是几位家族前辈却都用红笔写下:大凶,说有异物从地下冒出头来,卷住人就退回土下,因为这个东西,他们折损了好几名高手。

顾青峰猛地就想起了之前见到的那些洞。

难不成那些洞就是那种东西出没所留下来的,而那种东西极有可能就是地龙!

顾青峰觉得既然这里父亲已经来过,也就没有什么必要继续冒险,于是立马做好撤退的决定:“立刻撤退,换条路走。”

众人皆表示赞同。

大家跟着顾青峰折返,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队伍后面的有个人觉着有趣,在地上拾了一把被废弃的短剑:“嘿嘿,看招!”

那人迅速躲过,却没好气得瞪了持剑人一眼:“李破军,不要瞎闹!”

李破军扁扁嘴巴,只能不再玩闹了,只是刚才在收回短剑的时候,手掌不小心被那把短剑给磨出了一道血痕。

李破军瞥了一眼手掌,没好气得就把短剑给扔了:“什么破兵器,还能把自己给伤了,方腊的铁匠都是猪吧。”

混着血液的短剑掉在地上,鲜血的气息钻进土壤里,就像是一根鱼线,直直得朝目标的嘴里扎进。

地面突然晃动了一下,李破军的兄长李不归感觉到了什么,说道:“好像有东西。”

“有什么东西啊?”李破军这个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样,嬉皮笑脸的说道:“哥,你有空关心关心小弟的手,手掌都给割破了呢。”

李破军摊开手掌,一道清楚的伤口露出来。

血腥味愈加浓烈了,散在风中带着极为诱人的香味,而这香味带来的动静也是极为明显。

一瞬间,有什么东西突然从地底钻出来破土而出的声音,树叶青草被踏压震得哗啦响的声音等等,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让人无法忽略。

“啊!”李破军回过头,看到了此生最难以忘怀的恐怖场景。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